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第178章完 大結局(全書完)

      第178章大結局(全書完)

    “奧,這樣啊。你這丫頭,到底是什么啊,搞的這么神秘,紫玉我出不去了,外面好危險。”張小田把頭埋在那高聳的胸脯上,親了親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休息一會兒吧,他們一時半會兒根本過不去,小田哥哥,你不是一直色色的嗎,怎么這一會兒無動于衷呢。”輕飄飄軟綿綿的嗓音,再次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累了嘛,這一路沒少遭罪,那個死婆娘不給你小田哥哥飯吃,你要替我報仇啊。”張小田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的包裹就扔在外面,獸群已經退走了,你可以出去揀點補充啊,等會再回來,我的時間不多哦,你要抓緊。”

    張小田聞言,迅速的出了棺材,四周果然變得空蕩起來,地上撒著血跡,還有兩具被啃噬的血肉模糊的尸體。

    “操,你這個**,一直欺負老子,還要給老子放血,這回怎么死在老子前頭了?”張小田狠狠的踹了他幾腳,地上的其中一具尸體,旁邊搭著一副碎裂的墨鏡。

    他把眾人扔下的散亂包裹,簡單歸攏一下,找出食物和水,先胡亂的填飽肚子,看著血肉模糊,幾乎就剩骨架的尸體,和地上凌亂不堪的痕跡,再看看那個高高的石臺,不知道又是通往何處,一切的一切都讓人疲憊。

    張小田把有用的東西整理到了一個背包,慢慢的拎著回到了石棺里。

    “小田哥哥,你進來了就得靠著自己的智慧出去了,這個地方不可以有活人的,但是也留著一線生機,在最后的終點。現在,我們再留點最后的回憶吧。”賀紫玉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什么回憶啊,怎么留,我陪你說說話?”張小田問道。

    “笨,我不是躺在里面嘛,你就不知道干點什么?你不是剛吃完東西,有體力嗎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你讓我奸尸?”張小田瞪大眼睛,看著身下**的美女,身體中的熱血悄然涌起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啦,我的靈魂可以暫時進去,你只有半個時辰哦。”一陣陰風吹過,懷里的女尸漸漸的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伸手,就抹上了他的腰帶。

    “一個小時夠了,我自己脫,”張小田胡亂的把自己**,咬了咬嘴唇,就壓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冰涼的兩瓣**擦著長槍,滴溜溜挺了進去,一直到根部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體真涼啊,”張小田覺得賀紫玉這身體很特別,帶著絲絲寒氣,肌膚相觸很是別有滋味。

    當他把嘴巴湊在**的**上時,賀紫玉這才劇烈的喘息幾聲,“剛進來要時間靈欲合一,我的妹妹們怎么樣了。還好嗎。”

    “噗噗~~恩恩~~啊~~”賀紫玉抱緊張小田,隨著他的加速而加速。

    “我給她們買了房子和車,你怎么沒有水,好干啊。”張小田抓著她,在石棺里也無法換更多的姿勢,只好這樣單刀直入。

    “這樣不更爽嗎,你會那么好心,是不是又欺負我妹妹了。”賀紫玉雙腿向上,盤緊。

    “這個有點對不起你,我把她們倆上了!”張小田盡情的抒發體內的火熱,啪啪啪的聲音,在沉悶的石棺內,鼓蕩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,”賀紫玉的俏臉布滿煞氣,雙腿用力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,”張小田一屁股坐在石板上,顧不得涼,下身突然變得更緊,好像還有著什么凸起在生硬的摩擦。

    面前的軀體變得更加白了,仿佛沒有了血液,像是透明的璞玉,最后,有著五臟六腑顯露出來。

    張小田想起了秦五爺的話,當你無法理解,就閉上眼睛!

    “睜眼,別裝死,你個畜生,竟然對我的妹妹下手,你。”賀紫玉翻身壓上,一下一下的動作著。

    緊咬牙關,張小田就是不睜眼,哼唧著說道“她們的生活很好,再說都愛你的哥哥,你又何必執著呢,要說有愧疚,你這個當大姐的才是有愧呢,你給我老實點,否則,我死了,你的妹妹就沒有依靠了!”

    “啊嗚。”張小田抱住她的玉背,伸出舌頭,毫不客氣的在她白凈的身體上舔舐,盡情把玩。

    “混蛋,”賀紫玉幽然一嘆,身子一軟,還真拿他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“你這身上的鳳凰真漂亮,怎么紋上去的。”張小田睜開眼睛,看到她的嬌軀上文著一只金色的鳳凰,真是點綴的超凡脫俗,讓人心生神圣。

    “別動,那是定元珠,你摳出來我的肉身就成灰了。”賀紫玉伸手按住了張小田伸向后面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**里放入這個,古人真是有意思啊,你這身體一千多年了,天啊,難道我在睡一具千年的女尸,呸呸,”張小田作干嘔狀,把賀紫玉氣的七竅生煙。

    “你再在這嘴賤,就讓大老鼠咬你!”賀紫玉兇巴巴的說著,張嘴在他肩膀狠狠的啃了一口。

    鮮血順著肩膀流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瘋了,我操。”張小田怒了,搓著手,在她的屁股上拍了拍,然后對準**,盎然躍入。

    “啊!!你干啥,我就是給你留個紀念啊。”賀紫玉雙腿微擺,那個定元珠被擠壓著朝著更深的地方游走,張小田用力前進著,“真緊啊,進去吧!”

    “啪!”完美的沒入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給你留個紀念,丫頭,我有好幾天的積蓄要送給你,你要不要。”張小田扶著她的腰,突然用力。

    緊俏的小臀突然有著粗大的棍棒契合在內,有著十分巨大的視覺沖擊,總會有要撐爆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不要,誰要你那臟東西,張小田,你這個畜生,王八蛋,啊~~”賀紫玉半跪著,發出一聲聲野蠻的呼喊,“有點痛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快就靈魂出竅,到另一個地方嗎,這具香艷的美尸,估計又得塵封很久了,別太在乎了,我在想,等我給你播種以后,會不會生出個小僵尸來,”張小田還在用力,雙手扣著她的玉碗,滑膩著,讓人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變態,前面的危險,更多的來于人,聽到了嗎,小心被人放血。”賀紫玉被張小田扯起來,腦袋后仰,跟張小田來了個火爆的長吻。

    玉背弓起,胸脯外張,看起來十分有彈性和張力,仿佛隨時都能彈射起來,展開曼妙身姿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個什么安妮,非要放我血,我真是什么渤海古國的后人嗎,身體含有那種血液?”張小田抓緊她,把賀紫玉全身大片雪白的肌膚親吻的淤青起來,聽著少女那陣陣呻吟,如泣如訴,哀婉動聽,他不禁更加有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他媽的夠傻,根本就是騙你的,祭祀只要個壯年小伙的血就可以,你是不是得罪過她了,把故事說說!”賀紫玉再次趴下去,前面有著手指在胡亂的插動,后面被人弄得火辣辣的疼,雖然是靈魂暫入,卻也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張小田快速的說完,大手還在不停的游走,看樣子,非要把賀紫玉搞的徹底軟到不可。

    “那就對了,你在太平間把人家給上了,估計就這事一直報復你,等不需要隱藏身份的時候,就把你活活放血,這女人歹毒著呢。”賀紫玉說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,哎,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去,等會你是不是就要消失了,我還能再和你這個丫頭恩愛纏綿了嗎。”張小田親吻著她冰涼的玉背,和細膩的長發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濕度怎么保持的這么好的。

    “呸,誰跟你恩愛纏綿,張小田,等你變成了老頭頭,我還是十八歲哦,到時候我回去看你!”賀紫玉咯咯笑著,“每百年我都會出去找男人的,你阻止那些開發商,不要破壞這里,將來等你下一世輪回,興許還能跟你再續前緣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還下一世,我眼前能不能活下去還難說的,我成了老頭你最好別出現,省的你嘲笑我,哎,我有辦法不死不滅,跟你一樣嗎。”張小田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哇有哇,我可以把你做成干尸,然后在這里滋潤百年,你的靈魂是不會散的,怎么樣,正好可以陪陪我,還有父王!”賀紫玉拍了拍張小田的腰,“時間快不夠了,你快射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還是算了,我可忍耐不了那么久,你父王誰啊,我射不出來啊,咱比較持久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渤海王了,我是渤海公主,嘻嘻,咋能射的快呢,對了,你好像比較變態一點,我知道了!”賀紫玉突然哀嚎起來,好像被**的少女,身子往前爬著,雙手無力的扒著石板,“救命,救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公主殿下,認識一回不虧了,干的好爽,回來吧,喊破喉嚨也沒人救你了。”張小田把她抓回來,看著她嬌滴滴的模樣,更加的起勁兒了。

    終于在她的哭號中,狠狠的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你要走了嗎。”張小田釋放完,第一時間把衣服套上,涼颼颼的,怪冷的。

    “恩,保重啊小田哥哥,如果能活著出去,那么可以冒著生命危險,再來這里找我,嘻嘻。”賀紫玉滿是不舍的抱著他,在他臉上貼了貼,眼角,一顆淚珠,悄然滑落。

    “何必困在這個這里,哥哥也不想要什么渤海寶藏,我現在不缺錢,有什么辦法能救你出去嗎。”張小田泛起心酸,難道要到了永遠離別的時候了嗎。

    “有啊有啊,你在山外給我建個廟,就叫紫玉娘娘吧,等信仰之力足夠多,我就能借著雕像重生,轉世投胎了。不過那個時候,你好像不在了哎。”賀紫玉把張小田的手按在胸口,“你還會來嗎,記得月圓之夜來哦,只要你來,我就讓你好好的吃,。”

    “會的,我去借一輛坦克來,直接沖進來找你,哈哈哈,我會給你建個廟的,放心吧,省得你寂寞受苦哇。”張小田緊抱著她,說道。

    “還坦克,這里不要破壞,哼,好了我走了,這一百年我外出的時間已經消耗完了,我父王不會讓我在出去的,你好好保重,期待再會!”賀紫玉說完,就再沒了聲音。

    懷里的少女眼眸慢慢閉合,又變成了女尸。

    “媽的,這女尸干的還真舒服啊,該找出口了!”張小田調整性情,深吸一口氣,就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扛著重重的背包,順著階梯攀援而上,在一人多高的洞口,發現了地上成片的老鼠尸體,身上焦黑,發出惡臭,看來,是被化學物質腐蝕死掉的。

    血跡,匯成了烏黑的小溪,看的張小田胃里酸水直冒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逃出去幾個人。最好都死了。”張小田看著斜開的頂部洞口,星光更加明亮,應該是后半夜了,陰氣最重的時候,還是快點走吧,別惹出什么亂子來。

    “咯吱咯吱!”“唔啊!”“吼~~:”

    “臥槽,又都出來了!”張小田亡命奔逃,順著洞口,往前奔跑,途中還踩了不知道是人骨頭還是什么東西,差點栽倒。

    不過那些蝙蝠老鼠,還有水里的巨蟒,并沒有追趕,在洞口就停下了,仿佛又什么力量,阻止了他們。

    “呼·呼·”不知道跑了多久,前方驟然一亮,竟然出了洞口,看到了漫天星河!

    繁星萬點,點綴著蒼穹夜幕,月色清幽的照在身上,周圍立刻通透。

    “咕嚕嚕!”奇怪的聲音在前方響起,面前一座吊橋,飄蕩著通向了另一個洞口,四周都是峭壁,無處攀巖,只有這么一座鐵索橋,像是通往地獄的鬼門關。

    “啊~~救命,救命啊。”橋下,突然有著呼救聲響起來,正在慘嚎。

    “哎,我不能救你,抱歉了,”張小田天生恐高,看著十多米的溝底,只能狠心扔下他了,也不知道誰在喊叫。

    “草,上面那個沒良心的,老子詛咒你死后下地獄,生兒子沒**,生女兒進窯子當**,你老婆被人......”這個聲音倒是挺熟悉的,不過一時半刻想不起來在哪兒聽到過。

    “你麻痹的,敢這么編排我,你等著的,老子非把你大卸八塊不可,”聽著惡毒的咒罵,張小田火冒三丈,轉身看了看,腳下橋邊倒是有著大石墩,自己隨身帶著繩索,應該可以放下去。

    張小田把繩索固定在橋上,自己抓著繩索,腰上掛著安全閥,緩緩降落,等他到了底下,解開繩索,才發現,地上躺著的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喲!是你啊,”一個小瘦子躺在白骨堆里,痛苦的叫喚著,張小田,你他媽總算來了,老子腳扭了,快扶我上去!“

    “你認識我?”張小田驚詫著問道,這個小瘦子給了他一塊面包,還說在自己有危險的時候救自己,所以張小田對他印象還算不錯。

    “我是任要啊,草,你不認識我了?同安村!”任要從臉上撕下一張薄膜,“日你個爺爺個腿的。”

    “額,原來是你!我想起了,死人妖,你怎么混進來的!”張小田一看是這位兄弟,當下狠狠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。

    “操,疼死哥了,我告訴你吧,我是警方的線人,上面早就注意到這里了,科考隊里,那些省城的專家,也是被逼來的,因為他們倒賣過文物,雖然身份洗白了,但是底細把柄還在,我其實是一個監督者,負責勘察這里,把這里的秘密搞清楚,呈報上去,媽的,你趕緊扶我起來,前面已經有人進去了!”

    任要扭傷了腳踝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到了這下面的,張小田來不及細問,拉起他,兩人拴著另一根安全繩,慢慢的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兄弟,前面到底還有什么危險,你知道嗎,你是怎么到這兒來的。”張小田一邊給他擦藥,一邊問道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這里其實岔路很多,那個秦五爺是個騙子,他帶我們走的是最危險的一條路,不過這是通往寶庫大殿的捷徑,其他的路雖然危險小,但是容易迷路。”任要含糊著吃了幾口干糧,被張小田攙扶著,往前晃悠著走去。

    兩側的鐵鏈,嘩啦啦的直響。

    到了前方的洞口,才發現這又是一個敞開的空間,像是魚尾在收縮著,難道前方要出去了?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們也活著到了?不簡單啊,尤其你這個臥底,竟然從殉葬坑那里上來了,看來還真是命大!”安妮那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,手里拎著一把長刀,慢慢的走進,身后跟著一個老頭,陰笑著端著槍。

    “你,你還沒死?”張小田看著安妮,一顆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賤人,”任要也是練過功夫的,但是腳上有傷,沒幾下就被她砍中了胳膊,慘叫著被制服了。

    安妮把他倆捆起來,像是串著一串粽子,前后拴著,“這下子好了,有了兩個人的血,快走!時間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哏哏,”秦五爺淫笑著,拿著槍頂著任要的腦袋,“你以為自己隱瞞的好,我告訴你,沒什么能騙過五爺的,等會我要親自剮了你!”

    四個人,出了魚嘴山,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,突然間,整個天空都被映襯的火紅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”張小田震驚的看著遠處轟隆噴發的火山,內心的沖擊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“天火,古代人認為火山噴發,也是神靈發怒了,所以,成為天火,這是一個兇險的地方,看到了嗎,那火山口上方有著一座橋,我們要趕快過去,不然,等火山噴發劇烈的時候,估計橋就會斷,你們的寶庫就沒了,你們再看天上!”

    秦五爺說道,手指著天空之上。

    在高空的云彩上,有著一片朦朧的光景,金光燦燦,像是一個大殿。

    “蜃景,看來這光線折射的,就是火山后面的寶庫了,這下子,發財了,走!”安妮興奮起來,推著張小田和任要兩人。

    “你瘋了,那里是火山!”張小田看著巖漿亂流,大地都被燒紅,身體隔著很遠都能感受到驚人的熱度,怪不得,剛進來的時候聽到了轟隆的震動聲。

    “就是刀山火海下油鍋,你也得往前走!”

    踩著溝壑縱橫的巖石,忍受著逐漸升起的高溫,冒著隨時被火山熔巖卷走的危險,四個人踉蹌著,爬上了一處高坡,那座橋,竟然橫跨了整個火山口,浩浩蕩蕩,仿佛天橋。

    “奇跡啊簡直是,”張小田驚嘆不已,這風景,比外面那些強太多了,簡直是建筑上的雄偉智慧。

    “好燙啊,”任要不停的跳著腳,跺著,石板熱度很高。

    “跑過去,快!”正走著的安妮,耳朵一動,聽到了石橋伸出有著碎裂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快!”她扯著張小田,秦五爺拉著任要,瘋魔一樣,拼命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轟隆,庫庫~~”從石橋上向下就能看到底下通紅的巖漿,還有那升騰的熱浪,奔跑在這樣一座橋上,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危險。

    “嘩啦嘩啦”,兩側的鎖鏈響動著,跑著跑著,身后的石板橋面突然皸裂,剛進來的時候,那處橋面已經坍塌。

    “沒幾百米了,快跑!”安妮恨得直咬牙,“不是說火山一般不噴發嗎,這天火一關,實際上算是最安全的!”

    “你這樣遭天譴的蛇蝎女人,被懲罰也活該,”張小田譏諷的說道。

    攪拌估計都得燙出泡來。

    “任要,任要!”張小田扯著脖子喊道,他看到任要,和秦五爺,一個有傷,一個年老,跑著跑著,就要被身后碎裂的石板趕上來,如果再這么慢,就得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還顧得了他們倆?趕緊走!”安妮一拽張小田,前面就是出口,就在眼前!

    張小田最后的目光,停在了任要和秦五爺的身上,在碎裂的石板即將追上的時候,依洗到任要伸腳踹了秦五爺一下,借著那股作用力,身子猛地加速了幾分,秦五爺長大了嘴巴,就是這愣住的幾秒,身下的石板就碎裂開,他拼命的揮舞著四肢,垂直的降落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啊!”張小田和安妮兩人,剛出了橋頭,就一下子滾落下去,順著山體,是一面長長的巨石壘砌的斜坡,通向一處平原。

    張小田緊閉著眼睛,和安妮抱在一起,兩人滾成了葫蘆。

    “噗!”最后,張小田在上,安妮在下,嘴巴重重的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周圍的景物瞬間停止。

    “啪!”安妮爬起來,給了他一個大巴掌。

    “尼瑪啊,床都上了,還差親這一口了。”張小田憤恨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等會老娘就閹了你!”安妮指著他,突然另一聲大叫傳來,“啊~~”

    聲音響徹云霄,一個肉球迅雷般滾下來。

    “臥槽。”兩人齊齊的發出一聲吼,趕緊離開原地。

    “哎喲,怎么沒人接我啊。”任要捂著腰,摸了摸自己的心口,然后大笑起來,“我還活著,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等會你倆的鮮血就得打開祭臺,呵呵,先樂呵樂呵吧。”安妮抽出大刀,推搡著兩人,朝著遠處一處石門走去,那將是最后的歸宿。

    三個人站在一處大殿門口,巍峨高大的空間,站著一排黃金武士的雕像,被鎖鏈束縛著,守護的鐵門前,有著一個油盞,上面布滿奇異的紋路,勾著血槽,連通鐵門里側。

    “祭臺,祭臺,啊哈哈哈,我終于到了!”安妮狂笑起來,瘋癲的揮舞著大刀。

    “拿命來!”安妮朝著兩人揮舞起了長刀。

    “嗚嗚~”一陣特殊的洞簫聲音響起,張小田在到這里的時候,就發現了領頭的武士,手里攥著一把紫色的玉簫。

    他覺得這應該是紫玉在暗示自己什么,這個危險的時候,他就立刻拿起來,胡亂的吹著。

    “啊!!”安妮捂著頭,扔掉了刀,面容極度痛苦。

    任要看來也是受到了影響,他雙手堵住耳朵,看著腳下的長刀,迅速的撿起來。

    張小田馬上停止了吹動,看著任要刀光一閃,安妮人頭落地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p;“既然死了,別浪費,”任要平素清秀的模樣換成了兇殘,把安妮還噴著鮮血的脖頸,對著油盞。

    “汩汩~~”“咔嚓咔嚓~”血液順著血槽流向未知的方向,隨著復雜的機括聲,鐵門緩緩洞開,里面傳出一陣腐朽的氣息。

    兩人走了進去,瞬間被滿眼的珠光寶氣吸引住,這里,藏著不知道多少的好寶貝,入眼但見黃金遍地,就像是磚頭一樣。

    翡翠明珠,玉佩金縷,堆積如山,這是一筆驚人的財富!

    “南海夜明珠,這么大,天啊,還有,這整個玉雕成的馬!”任要撲了進去,“發財了發財了!”

    張小田幽然一嘆,穿過了各色珍寶,對那些珍貴的東西看都不看,為了這些,死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寶庫盡頭,是一個小屋,上面相對著,是一對雕像。

    男的穿著帝王的服飾,手里握著一把連翹長劍。女的富貴端莊,看樣子是他的王妃,模樣倒是跟賀紫玉有幾分相似。

    手里托著一個玉盤,上面立著一個玉碑。

    張小田看著周圍的空間,有著一張石桌,一張石床,還有著一把奇怪的椅子,像是純粹的玉石做成的,玲瓏剔透。

    “真他媽奢侈啊,可是,我該怎么出去呢,還是帶點金銀財寶再走?”張小田眼睛轱轆著,聽著外面任要還在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他干脆伸手摸上了女雕像手托的玉碑,造型倒是挺考究,精致的很,拿起來,上面還鐫刻著一行小字呢。

    手里的手電靠過去,上面的文字是唐朝時期的篆體“幻海幻世勞一世,死后紅塵萬般空。”

    落款:動者必死。

    “這,”張小田心中凜然泛起了寒氣,抬頭盯著那個應該是渤海王的雕像,空洞的雙眸似乎帶著嘲弄,鋼鐵身軀,竟然咔嚓一下轉了過來!

    “我的媽呀,”張小田一下子跳開,身子靠著石桌,驚恐的盯著他。

    鞘里的刀光一閃,停在耳邊,就像是死神的呼喚。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,”雕像沉重的腳步抬了起來,千年未動,這一撲騰,就是嗆人的塵土。

    在這生死關頭,張小田突然想到,最后一關應該是人土,這就是人土了,紫玉告訴自己有破解的生機,在哪兒?

    兩個雕像,兩個人,加上土,那不就是一個“坐”字嗎?

    身后是石桌,玉椅,還有石床!

    張小田一屁股坐上了椅子,看著五六米外的雕像,還在咔嚓著逼近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幾條鎖鏈,突然纏繞上來,把張小田捆的結實。

    “我操,這下糟糕了,我得被他劈死了!”張小田掙了掙,無助的吶喊起來。

    “小田,哈哈,我們發了”任要抱著一堆珍寶,沖了過來,手電照射在他那瘋狂的臉上,格外恐怖。

    “吃啦!”雕像手里的長劍一劃,任要的表情瞬間定格,從頭到腳,被分成兩半。

    “蓬!”鐵索拽著張小田,手里的電筒滾落在地,他的身子被拖入了一個深淵。

    “嗷嗚!”憤怒的咆哮聲隱約傳來,伴隨著長劍亂砍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一切,張小田已經聽不到了,他疲憊的閉上眼睛,感覺身子好像浸入水里,在水面漂浮著,昏昏沉沉,不知道被沖擊向了何方。

    縣城的江邊,幾個漁民伴隨著美好的夕陽,正在收網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里有個人!”一個年輕的漁民突然指著江面漂浮的黑影,結巴著說道。

    老漁民看了看,眼里精光一閃,“快,撈上來!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傷感了、?”又是晚霞滿天,即將是入夏,新安村的小河邊,是盎然的風景。

    殘陽如血,火燒云染紅著半邊天。

    徐雅倩穿著火紅色的長裙,清風吹動了她的長發,帶著溫婉的笑意,看著身邊張小田有些傷感的臉龐。

    “經歷了這一切,才知道時光中,越是貪戀,越是傷痛,一場夢幻啊,佳人遠去。”張小田手撐著橋桿,看著亙古奔流的河水。

    時光悠悠,已是數載。

    “珍惜現在吧,不是有李婉彤給你生孩子嗎,娶了她唄。”徐雅倩淡淡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她做了孩子,走了,我啊,到處傷人,以后還是老老實實的過日子吧,倩姐,嫁給我吧,我想成個家!”張小田認真的拉著她的手,摸了摸兜,沒帶戒指。

    “就這么求婚?”徐雅倩瞪大美眸,“說幾句話就像騙個大美女,太過分了!”

    “過后補還不行嗎,我保證,以后我的身體就伺候你一個人,再也不拈花惹草了!”張小田認真的說道,順手摘下一朵野花,單膝跪地。

    “噗!說的這個可憐,你睡女孩我倒是不介意,你啊,總算想通了啊,不過嘛,我還得考察你幾天,哼,”徐雅倩笑容變得嬌媚,燦爛,扶起張小田,“你啊,在山里沾染了太多的陰氣,所以嘛,需要找個小處女給你稀釋一下,沖沖喜,你看,人都給你帶來了!”

    徐雅倩一招手,遠處站著的保鏢,帶著一個女孩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把車開到村部去,我們晚上回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倩姐,這不好吧,是不是太傷害女孩子了,呃,這不是,鬼樓里的精神病少女嗎。”張小田看著那個女孩,正是她!

    “小田哥哥,謝謝你對我的照顧,我沒啥報答你的,”小姑娘看來被治療的還不錯,也沒廢話,脫下了秀子,露出白嫩的小屁股,一只小腿抬起,跨在欄桿上。

    “快來操吧。”怯生生的聲音,讓張小田騰地一下子**生氣,趕緊伸進去吧長槍掏出,“不行啊,這有點于心不忍!”

    徐雅倩抱著女孩,“你就別在那裝純了,這姑娘精神以前受了刺激,很難痊愈的,你還不能給她一個女孩該有的享受嗎,也許在欲望的刺激下,能恢復正常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~”女孩身下,嬌柔的花瓣被張小田滋潤一番,然后噗的一用力。

    隨著輕微的觸碰聲,通暢的滑入進去,村上的小橋,

    繼續流著水。

    光影搖曳,美女在側,村色無邊,艷麗無盡。

    一場春夢一癡,一場春雨渡春風。

    云雨含羞花不露,芳客可曾映花叢?

    此情蔚然長逐日,此景可待沉香冢。

    惟愿紅顏伴韶華,柔情繾綣共此生!

    全文完レレレ ( 桃花村上野色多:村色無邊 http://www.stedoc.live/0/22/ 移動版閱讀 m.qishu999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